佛宝网

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佛学经文

台湾山适合放生蝎子,台湾放生倡导现代理念:鼓励以“护生”代放生

2024-06-21 11:59编辑:admin人气:457


一、杭州能放生的地方

1、已沦为商业操作,背离放生者初衷。

2、“农委会林务局局长”李桃生说,据坊间调查,台湾每年至少有750次宗教放生活动,其中放生种类以鱼类、鸟类最为普遍,也有青蛙、乌龟、虾蟹、蟋蟀及蛇类等。

3、李桃生认为,因动物释放行为有关规定相对分散,造成难以兼顾而看似“无规可依”的窘境。他说,要尽力辅导地方政府制订相关规定,如台北市政府2006年曾修正发布“台北市公园管理自治条例”,2007年及2012年南投县与台中市分别制订“放生保育自治条例”。

4、在“农委会”此番提出的野生动物保护规定修正草案中,野生动物的释放程序、种类、数量到区域等都被加以规范。待相关规定通过后,若要进行放生宗教仪式,须先向主管单位申请,通过审查、获得许可后始可为之。若未经许可放生,最高可罚新台币250万元。

5、鼓励以“护生”代“放生”

6、针对放生所带来的问题,台湾社会也在反思。台湾动物社会研究会主任陈玉敏说,“放生”作为佛教精神中很重要的一环,本是善意护生的实践和落实护生理念的方法。这或许在农业社会行得通,但放在当下,只会掉入现代商业操作的机制中。“一捉一放,再捉再放,在这个产业链中只会形成恶性循环。”

7、随着台湾动物福利及保护观念的提升,近来已有不少宗教团体改以“护生”代替“放生”,鼓励信众以认养代替购买。比如到公立动物之家认养流浪猫犬,或与动物救伤收容单位合作养育,都被认为是彰显宗教善行的护生行为。

8、据陈玉敏介绍,通过与宗教团体合作,将信众善款转投入生态保护,也能避免放生带来的问题。如此既能保护好野生动物,又能满足信众的需求。

9、陈玉敏说,台湾也有一些佛教机构将善款捐给偏乡学生,助其享受营养午餐,“这未尝不是一种现代化的护生方式。”

10、佛教在线台湾讯今年迈入二十周年的灵鹫山水陆空大法会以“大普施”主题,梁皇大坛(外坛)于2013年8月7日晚间开坛,开山住持心道法师表示,“水陆法会是一个化业力为愿力的法会”,勉励现场所有善信成为彼此的善缘,成为彼此的扶持。他并以观世音菩萨杨枝净水赞来说明此法会净化世间的力量,“杨枝净水,遍洒三千。性空八德利人天,福寿广增延。灭罪消愆,火焰化红莲。”这夜水陆空大法会从梁皇大坛开始,绽放层层度众的妙光法华,祈愿全台各地平安。水陆法会第一天,有杭州径山禅寺法师团到场参观,晚间六点半基隆市市长张通荣、基隆市民政处处长涂彬海、福尔摩斯基金会董事长卢孝治等各界贵宾出席外坛洒净仪式。8月8日一早国民党荣誉主席吴伯雄莅临水陆法会,前往外坛捻香祝祷,为社稷祈福。

二、哈尔滨哪里放生鸟最好

台湾山适合放生蝎子,台湾放生倡导现代理念:鼓励以“护生”代放生

1、梁皇大坛供奉娑婆三圣:释迦牟尼佛(中尊)、地藏王菩萨(左方)与观世音菩萨(右方),三圣与大千世界甚有因缘,常于世间度化有情众生,中间坛城右侧韦陀护法以金刚杵柱地,左侧伽蓝护法扶腰间宝剑,威武护坛。7日晚上七点梁皇大坛(外坛)洒净仪式开始,坛场内身著海青的信众,虔心一致,顶礼朝拜,气氛庄严;众法师在桃园巨蛋体育馆内遍绕洒净,清明莹澈的迎圣空间于焉展开,让众生都有机会受佛陀智慧涤洗。来自海内外的信众,齐聚于梁皇大坛诵〈大悲咒〉,念咒法音相叠相续,与菩萨的杨柳甘露皆沾润十方,化出一片祥和,众人都将可在此洁净自身,重获新生。

2、庄严殊胜、度化众生的水陆空大法会,二十年来吸引越来越多信众参加,八天七夜下来,高达十万人次,今年从海外各地回来参加水陆的功德主近千位,不辞道远而来,只为虔诚精进共修,令人感佩。心道法师特别提到今年的水陆法会集合了大乘(汉传)、小乘(南传)、密乘(藏传)这三乘佛教的佛事,并为信众说明南传罗汉坛、密坛的特色:“南传佛教即上座部,讲求实修、实践戒律,重视戒定慧,以直观来转换心念”,而“藏传则是将身口意转化为我们的上师、本尊与护法,佛性就是上师,菩提心即是本尊念念利他就是护法。”在说到汉传大乘佛教“主要的修持是禅观,直指真心自性,见性成佛”,三者共通点都是心,种种修持都是为了让心开悟。

3、心道法师期勉大众在水陆法会中都有体悟:水陆法会是让人心安定、天地祥和、地球平安的一场生命大共修。当举世灾难,人心迷乱,更要藉著水陆法会凝聚众人善念善愿,一起忏悔罪业,共同发慈悲心,化成慈悲遍满的善种子,转动生命共同体的正觉力量,携手促进社会和谐,也让世界和谐。

4、当代台湾的佛学研究,主要奠基于下列三种研究人员:

5、日据时代中叶之后所逐渐出现的研究者。这些研究者的研究成果,主要发表在当时台湾最具代表性的佛学刊物《南瀛佛教》。由于时代思潮的影响,这些研究成果显然受到日本佛学研究风格的导引,而与二十世纪初期以来中国大陆传统的佛学研究风格不同。这些研究者,有留学日本的,也有在台湾受到日本人指导的。其中,有些人到光复初期,对佛学界还有一定程度的影响力。

6、从日据时代中叶开始崛起的台湾佛教学者,可以说是台湾佛教史上佛学研究的奠基者,因为前此的台湾佛教界,还谈不上够水准的研究。在这些奠基者之中,较著名的有林秋梧、林德林、李添春、曾景来、王进瑞等人,以及光复后崛起的李孝本、李岳勋、李世杰、慧岳、杨白衣、林传芳等人。这些人的共同特质是自幼接受日语教育,所承接的文化传统是日本的。因此,他们的汉语运用程度不如日语好。也由于这一缘故,在光复后,凡是不能娴熟地运用汉语撰写佛学文章的人,对台湾佛学界的影响力便告逐渐消失。

7、在光复前后崛起的这些台籍研究人员之中,仍有若干人在光复后经常发表佛学文章。这些文章的主要贡献是将日本学术界的研究成果,以编译或改写的方式,介绍到台湾佛教界。由于近代日本佛学研究的方法与态度,所承接的是欧洲的学术传统,而与明清以来的中国佛学方法截然不同。因此,由日据末期所延续下来的这种研究风格,也与光复后自中国大陆传来的传统研究法有异。这些在日据时代所孕育出来的研究者,较能运用现代学术工具(如《望月佛教大辞典》),较能以历史态度去处理佛学问题(如:不承认大乘经是释尊亲口所说),他们的学术求真热忱远大于盲从的信仰热忱,对传统汉传佛教诠释佛学的看法(如“判教”理论)是持批判态度而不盲从的。

8、光复后来台的大陆籍研究者。光复后自大陆、香港或东南亚等地来台的大陆籍佛学研究者大体可以分为二类。一类是传统式的佛学研究者,这类人依循明清以来的传统风格做研究,较无新意,多半是依(汉)文解义式的诠释,缺乏契应新时代而有的见解。另一类是受太虚影响的革新派研究者,这一类人所作的研究较有新意,较有突出的新观点。

9、在后一类研究者之中,影响力最大的是印顺。他的著作在二十世纪下半叶成为台湾佛教界风行不衰的读物及教材。追随他的年青研究者也为数最多。

10、光复后自大陆来台的这类研佛者,共通的特色是对汉语佛教文献的解读能力较本土研究者佳,其中,除了少数人(如……印顺)之外,大多不会应用日语佛学工具书,对日本的佛学研究成果也不甚留意。而且,由于中日战争所引发的民族仇恨,他们对日本佛教多半怀有夹带民族情结的敌意。从而对残存在台湾的日本佛教余习,也怀有必欲去之而后快的意图。在这种研究背景与心态之下,他们的研究风格当然与本土研究者大异其趣。


参考资料
(来源:未知)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www.xiziuec01.cn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