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规放生网

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放生因果

昆明公园放生螺蛳,日本国际(日中)禅文化交流协会访华团参访昆明宝华寺

2023-11-22 14:58编辑:admin人气:528


一、四月放生吉日

1、日本国际日中禅文化交流协会访华到宝华寺参访交流

2、大菩文化云南讯为加强中日佛教友好交流,6月25日,日本国际日中禅文化交流协会访华团8人参访昆明宝华寺。

3、全国政协委员、云南省佛教协会驻会副会长、昆明宝华寺住持崇化大和尚接待以东北福祉大学学长、国际(日中)禅文化交流协会会长、长泰寺住持大谷哲夫为团长的访华团。

4、大谷哲夫是中国佛教界的老朋友,长期致力于中日禅文化交流,任日本国际日中禅文化交流协会会长,东北福祉大学校长、东京长泰寺住持。2018年10月,作为贵宾受邀出席第五届世界佛教论坛。

5、此次交流参访,双方就曹洞宗源流、发展进行深入的交流与探讨,旨在推动日本禅宗与云南禅宗祖庭文化的交流与合作。

6、崇化大和尚和大谷哲夫在须弥讲堂共同拈香礼佛,祈愿正法久住、世界和平。访华团在崇化大和尚、监院传轮法师、云南省佛教协会副秘书长明捐法师陪同下瞻礼须弥讲堂、大雄宝殿、藏经阁,双方展开了愉快的交流,并互赠纪念品。

昆明公园放生螺蛳,日本国际(日中)禅文化交流协会访华团参访昆明宝华寺

7、接下来,大谷哲夫一行还将参访大理崇圣寺、日本四僧塔,为深化中日两国禅宗文化交流及禅源传承发掘做好前期工作。

8、宝泉寺住持崇化大和尚拈香

9、大菩文化云南讯迎佛接福,带福回家。2月20日(农历正月十六日),正值晋宁宝峰地区传统民俗节日——迎佛庙会,这一天也是宝泉寺一年一度举行巡佛归殿法会的日子。这是有着五百多年历史,民族色彩较浓的民间传统习俗活动。

10、上午9时30分,宝泉寺内万人云集,盛况空前,信众穿着五彩缤纷各式各样民族盛装载歌载舞,热烈庆祝巡佛归殿法会活动。云南省佛教协会驻会副会长、宝泉寺住持崇化大和尚在普光明殿带领僧众诵经礼佛,并主持上章上大表法事。广大信众在众法师的带领下,虔诚诵经礼拜,祈愿家庭幸福、福禄两旺、财星高照、好运连绵。

二、厦门公园放生草鱼

1、中午12时,巡佛活动正式开始,四尊太子佛由宝泉寺侧门而出。沿途经过二十四村寨,每家每户都会在自己家门口燃放鞭炮、敬列香案、长跪礼拜,祈愿把佛(福)留住。

2、下午16时,巡佛队伍由正门回到宝泉寺,随即举行归殿仪式。崇化大和尚于普光明殿中领众诵经礼佛,四众弟子虔诚礼拜。祈愿国土安和、大众康泰。

3、迎佛活动开始于明代,于每年正月初一日至正月十六日,宝峰镇各村寨按照历史上留下来的规矩逐村接佛。佛进村时,家家户户燃放鞭炮、敬设香案,迎佛于家门道旁,并请亲朋好友欢聚家中共度春节,当地称之为请春客。佛不进入的村庄不请春客,也没有过年的氛围。至正月十六日四尊太子佛巡完二十四村,合邑老幼送佛回归宝泉寺,春节至此划上圆满句号,所以正月十六日这一天被邑人称为巡佛归殿。

4、2019年10月9日,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暨云南宗教坚持中国化方向研讨会在昆明召开。会议由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、云南省社会科学院主办,以“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的云南实践和经验”为主题,旨在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宗教工作的重要论述,共同研讨云南宗教坚持中国化方向的理论实践、经验做法、路径走向,促进云南宗教坚持中国化迈出更加坚实的步伐。

5、全国性宗教团体代表、专家学者代表,云南宗教、社科工作部门代表,省级宗教团体代表进行了深入交流探讨,为云南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工作把脉、建言献策。全国政协委员、云南省佛教协会驻会副会长、大理州佛教协会会长、大理崇圣寺方丈崇化法师参加此次研讨会,并在研讨会上作了发言。

6、研讨会上,崇化法师以“坚持中国化方向是云南宗教健康发展的根基”为题,就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,努力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宗教思想体系;加强宗教团体领导班子建设;加强宗教人才培养;发挥宗教团体在推进宗教中国化进程中的作用;努力推动宗教文化“走出去”,讲好中国故事五个方面作了论述。

7、崇化法师表示:在党委、政府的积极引导下,将一如既往地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,通过宗教界的持续努力,使我省宗教经过自身建设和自我调整,在经典阐释、宗教制度、宗教组织、宗教礼仪、宗教艺术等方面,传承和弘扬优秀传统,调适和改变不适应我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、文化传统、道德规范和风俗习惯的方面,去除不符合时代发展进步要求的内容,自觉与中国文化和国情特点相融合,塑造爱国进步、和平包容、与时俱进的中国宗教品格,实现健康传承发展,为早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“中国梦”贡献一份力量。

8、全国宗教领域专家学者代表、部分全国性宗教团体相关负责人,云南省统战、民族宗教工作部门、省级宗教团体相关负责人,以及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和全省各大专院校的专家学者代表共100余人参加会议。

9、“滇之佛教,传闻于汉晋,兴隆于唐宋,昌于元,盛于明,而衰落于清。”民国新纂《云南通志·宗教考》的阐述,大致符合云南佛教历史的概况。关于汉传佛教何时进入云南,说者不有持“初唐说”、“中唐说”、“晚唐说”三种,其中以“中唐说”为有据。因为当时正值南诏鼎盛时期,入朝使张建成奉经像回滇,创建大理崇圣寺及三塔,筑金刚城(太和城)、拓建鄯阐城(今昆明),均在公元八世纪前后。

10、与此同时,据载有一位叫圣宣的高僧由山海关游方至昆明,见到城北螺峰山(也称盘坤山)景色宜人,便驻锡于此,募建“补特罗伽”寺。“补特罗伽”为梵语,意为“开满小白花的山”,切螺峰山花繁四时之境;“补特罗伽”也称“普陀罗伽”或“普陀罗”,是观世音菩萨修道的地方,原在印度南海岸。寺取此名,更因当时南诏均奉行印度来滇池高僧赞摩伽陀所传“阿吒力”密教,而且“阿吒力”密教奉观音菩萨为“三本尊”之一。宋宝祐三年(公元1255年)寺毁于兵火,四十多年后的元初,曾任云南资善大夫、云南行中书省左丞的阿昔思,与其叔父临安路冶中阿的术,共同捐资重建,自大德五年(公元1301年)动工,直到延祐六年(公元1319年)历时十八年方告竣工。这交重建规模宏大,殿宇辉煌,并增置了田地、塔林、菜园、花圃,并改“补特罗伽”寺为“圆通寺”以便记识,“圆通”亦为观音修道法门。新寺时为中庆府首刹,得到朝廷的嘉奖,颁赐藏经,天子玺书。梁王也先礼请云游来滇的大休禅师担任住持,并封“无念禅师”尊号。至正十八年(公元1358年),滇宪监司德弥实卜花又请盘龙寺高僧莲峰崇照禅师为住持,并有铁符咒蛟的传说,今咒蛟台犹在。圆通寺一时“道风日盛,四众望归”。明代洪武年间,日本僧人机先、天祥、斗南等因左丞相胡惟庸谋逆一案,被诛连谪戊往云南,一度驻锡圆通寺,并且募建了“古木回岩楼”、“翠微深处轩”、“雪窟”,同时还经常与文士雅集清吟。在沐晟的《沧海遗珠》诗集中收录了日本高僧诗三十余首。永乐元年(公元1403年)黔国公沐晟,资助住持僧祖净开辟“采芝径”直达山顶,并得到沐晟每年十石大米的捐助。成化十九年,重建山门天王轮藏诸殿,绘塑两壁罗汉、圆觉、帝释等像。到了清康熙六年(公元1667年),吴三桂捐助巨资重修大雄宝殿,新建“圆通胜境”石坊,将山门向外拓展,并请高僧乐亭禅师为住持。吴三桂死后,其孙吴世藩于大殿后壁增塑吴三桂、胡国柱、马保像。康熙二十年(公元1685年)总督蔡毓荣下令将吴三桂、胡国柱塑像拆除,马保像今存。康熙三十年前后,吴地高僧兰谷傅畹禅师(钦赐御前讲主)入主圆通寺,每到开堂讲经,僧俗数千人,前来聆听。又名士孙髯翁,晚年曾居咒蛟台卖卜为生。同治十年(公元1871年)大水淹寺,殿堂、佛像均遭严重损坏,直到光绪十一年(公元1885年)才得以全部恢复,并将原塑的观音、文殊、普贤“南海三圣”改塑为如今的过、现、未来“三世佛”。清末,富民九峰山诗僧莲洲上人与乡贤陈荣昌等,在山顶接引殿组织“螺峰莲社”,专修弥陀净土。近代云南都督唐继尧,曾捐助住持平光上人重彩佛像,后由自性、体明、定安继任。一九五六年,迎接出访缅甸回国的“佛牙舍利”在寺供奉三天,数十万人前来朝拜。十年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,寺院改为他用。一九八四年落实宗教政策,圆通寺归还佛教组织管理,作为省佛协的驻地,圆通寺成为省佛教协会直接管理的寺院,为全省佛教组织和寺院服务。在省佛协的领导和关怀下,圆通寺逐步完善,增添了部分“文革”中被毁的佛像,新建了泰式铜佛殿、藏传佛教经堂,举办了“传授居士菩萨大戒”、“水陆大法会”。一九九八年在自筹为主、政府资助的情况下,重修大雄宝殿,二000年底竣工。同时,作为全省三大语系佛教的中枢,圆通寺联络着全国以及周边佛教国家,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。


参考资料
(来源:未知)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www.xiziuec01.cn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返回首页